Article Index

五、賢達之人能安命

至此以後,終日小心行事,便覺心安理得與前不同。往常放蕩憂鬱六神無主的狀態,如今變成了戰戰兢兢小心謹慎的景象,即使處於暗室之中,也都以不得罪於天而時加警惕。碰到了有人罵我毀我,也都能淡然處之不與計較。

到了第二年參加考試,孔老人算定得第三名,卻考了個第一名,孔老人的預言開始失靈了。到了秋期舉人考試,也出乎孔老人的意料之外而考取了,可見命運是可改變的。

然而冷靜檢討,還是感覺幫助人很勉強,譬如行善而不徹底,救人而心存疑慮,或身行善而口不擇言,或平時操持守節而醉後放蕩不羈,將功抵過形同虛度,因此己已年發願,到了己卯年,歷時十多年,才行畢三千件善事,隔年回到故鄉即到佛堂還願。並再發求子之願,許下再行三千件善事,以贖贈此生之過。至辛已年﹝僅經過一年﹞,就生了個男孩,取名叫天啟。

我每行一善,就筆記於書,你母親不會寫字,因此每做一件善事,就用鵝毛管印一個硃紅圈在日曆上做個記號,譬如施捨物品救濟窮人,助人急難,放生等,有時候一天中就做了十幾件善事,這樣繼績行善續德,只有兩年的時間,三千件善事就完滿達成,即刻又請來性空和尚等,就在家裏頭還願,且又起了中進士之願,並許下再行一萬件善事。

經過了三年,我就考中了進士,當了寶打坻知縣,從此就備置筆記本於案上,名叫治心編,並且交待門人「凡所行善惡之事務必登錄,晚上則設香案於庭院禱告天地。

你母親見我所行的善事不多,經常皺緊了眉頭擔心的說:「我以前在鄉下幫助行善,三千件善事很快就完成,現居衙門中沒什麼善事可做,何日才能達成一萬件善事來完成心願呢?」

有一天夜裡,就夢見了神人前來告知說:「你所下令減收百姓糧租的那一件事就可抵萬,你的心願早已圓滿達成了。」

原來寶坻縣的田租太高,每畝須繳二分三厘七毫的租稅,我覺得百姓出的錢太多,就減低至一分四厘六毫。然而心裡總是懷疑,是否可算是以一抵萬的善行。

剛好有位禪師自五台山來,我就將夢中的事向他請教。他說:「只要真誠為善切實力行,就是一善也可抵萬,何況全縣減租萬民受福,當然一善足可抵萬。」

於是立刻把我所得的俸銀捐出,拜託禪師回五台山時,代我請一萬僧人吃飯,並且把齋僧的功德來回向,以表還願的誠心。

孔老人曾算我五十三歲必死,我並未為了此事祈禱,或發願添壽之事,而那一年也平安無事的渡過,至今我已六十九歲了,所謂天命之說,其實是不可信的,也非一成不變的,命運更不可能不變。

 

f t 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