餘姚念佛助生極樂團

居士浙之餘姚朗霞鄉人。家寒。幼業商。率履罔越。於民國十一年壬戌。聞同里童覺航居士修淨業。屢往就教。研究佛理。雖文學素淺。而解悟超儕輩。癸亥九月。蓮社同人約發菩提心。居士亦與焉。甲子春暮。因病私破殺生戒。漸與蓮友遠。蓋惶愧避箴規也。至七月。病益劇。蓮友告以必將死。自審亦不起。乃憬然悔。於初八日。力疾詣佛像前。盡情披露。投誠懺悔。復守五戒。願盡未來際不再犯。從此放下萬緣。掃除愛欲。一心默持佛號。以待報盡。蓮友知其解悟雖敏。而於持名之功甚欠缺。故於臨終前六日。為之雇人助念。至最後兩日。蓮友亦親自助念。其臨終之得見西方聖境。雖人謂助念得力。蓋亦居士宿植善緣有以致之也。存年三十歲。其病時臨終情狀如下。

--  復五戒後。堅持誓願。惟病重無力默念。即念亦斷續。寐去則更落昏沉。

--  復五戒後。夢中有人屢以肉食勸吃。幸自能作主。牢守五戒。

--  於八月十一日絕食。十四五茶水亦不入口。蓋因脾敗。隨食隨解。故不食。至十六糞色盡。解血三次。十七解血一次。從此則不解。

--  於十二日。蓮友代雇人晝夜輪流持佛名。蓮友亦時去持名。使之正念不間失。

--  所患病苦。於臨終一星期內。加腹痛、空嘔、發熱。此時對蓮友說。恐於病苦重時死去。必失正念。恐無福分往生。奈何。(此為往生一大疑障。後幸助念得力。)

--  於十五日忽覺神清氣爽。且喜多言。聲音亦比平日高亮。更囑助念者暫時停止。自己默念。甚覺清楚。

--  於十六日下午。忽見精神憊極。脈息亦斷續。蓮友知其臨終時已近。遂於夜間六點。高聲助念。至十一點。察其神色。忽疲忽鮮。似尚未呈命終景象。後半夜。仍囑雇人代念。

--  十七日間如常。據謂夢中見光明。如五六盞電燈者。晚間察觀亦如常。以為時尚未屆。蓮友高聲助念。至二更欲回家。詎知此時助念已得力。伊聞助念停止。便云。我西方尚未到。今夜須要蓮友全夜助念。同志聞其言詞有異。即復高聲助念。不到半小時。便笑向人云。西方今到矣。呀。好蓮華呀。偌大的七寶池。好光明。叮囑大眾高聲助念。不可輟。從前僵臥不動之身軀。至此頭手甚活動。大聲言好蓮華好寶池。若常人之喜出望外者然。平時因持名功夫欠缺。往生有疑。至此時故呈此態。否則。金榜題名。為讀書人分內事。何必喜出望外。此時且不能發菩提心。以身說法。警勸大眾。終致不克見佛。故覺航居士。議其生品不高。如是一小時間。即閉口不言。手足亦不動。但仰臥。雙目專注前佛像。漸見其目珠生翳。呼吸漸短。直至十八卯初。方斷呼吸。此夜蓮友只有四人。而全夜之高聲助念。兼時時策勵。蓋亦盡其力矣。念到氣既斷後一小時半。仍換所雇之人再念。不令家人哭泣。

--  命終後。頂門猶溫。

--  靈前又雇十三人。念佛號半日。
附諦閑老法師證明書  讀楊君臨終形狀。往生淨土可必。經云。此間用功一日。勝過極樂一劫。楊君所幸。多分由于蓮友助念之力。足證助念之功偉矣。雖然。若非楊君自力作主。未必有若斯之效也。以自力為因。他力為緣。因緣和合。有增上之力。往生無疑。

f t 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