餘姚念佛助生極樂團

曹母羅太夫人。餘姚南城女子蓮社之發起人也。年五十六歲。法名慧原。素性勤謹。粗識文字。生二子一女。婚嫁早畢。夫旅外。納簉室。子因奉母各異居。自邑中佛學肇興。太夫人信仰彌篤。初聞淨土法門於葉居士照空。便起欣厭。熾然求生與葉慧機居士之妻葉姜慧蓮。首結淨侶。繼以念佛多妄想。強遣不得為慮。以告何居士慧昭。何曰。強遣妄想。不若用心執持。又曰。反照則可。強遣則不可。為述省庵大師詩云。念佛休嫌妄想多。試觀妄想起於何。無心收攝固成病。著意遣除亦是魔。太夫人然之。己巳春。訪何於蓮棲。約以提倡佛七。厥後兩月。舊患項復作。雖有疾。仍依期到會。禮拜念誦。一如常儀九十月間。會中果連舉佛七。仿截流大師法。一班行念。一班坐聽。以是故。太夫人竟得輕安境界。由此功益精進。冬至後。. 瘡大發。又感外邪。致臥. 不能起。葉何兩居士同往視疾。諄諄以助念相囑。過臘八。先後邀男女同緣至家。連日輪念。夜則以女僧代男眾。令佛聲不絕於耳。太夫人亦時時出聲隨念。子女更迭問省。云無他苦。惟頭頂隱隱作痛。並自言香案上已一現蓮花。有頃漸滅。語時志甚堅決。歷一星週。病似轉輕。醫謂可無他慮。遂中止。後雖時瘥時劇。卒因家屬關係。於緣法輒生障閡。直至今庚正月杪。忽轉痢。且謂身重如有磨上壓。已現地大分離之象。迺令長子往招何。謂欲聽宣佛號。何乃偕葉同往。至. 前。一見淚下。謂業重胡竟如此。伸手作禮謝狀。似已不克緣佛然。爰囑其眷屬。亟邀就近女眾及女僧。當夜輪助。約於翌晨集男眾往代。交子時。太夫人復鼓唇默念。更閱三小時。目瞪向上。氣息奄奄。延至次日上午七時。促何至。高聲助念。未百聲。眼忽合。氣亦隨絕。迨葉至。已安詳而逝。惟見面貌如生。無他異相。諸團友相繼來助。至午後乃已。時民國十九年二月廿六日也。

嗟夫。如太夫人者。可謂有心人哉。一經聞法。不失正念。若非病魔障之。眷屬誤之。其結果何止如是哉。蓮棲何慧昭氏謹誌。

余為太夫人兩次助念。默察先後景象。而歎世之修淨業者。信願行雖具。若非死盡偷心。恐難即生成辦。蓋有一分偷心。即有一分繫縛。譬猶搖船而不解纜。雖用全力以把艣。其何以行之哉。例以史家書法。觀此事略中。. 家屬處。語雖不詳。其音已在弦外。嗚呼。世出世法。在行人固須打成一片。凡為人子者。當知飭終之典。(可見飭終津梁一書實應家家置備)世間孝未可與出世間孝相提並論。太夫人於此。幸志向堅決。尚不至拖泥帶水。否則殆矣。昔宋瑩珂既出家。猶以閻浮濁惡。易失正念。所願早生安養。奉事眾聖。求佛來迎。若太夫人於初次助念時。能見及此。臨終瑞相。何止蓮華一現已哉。在俗行人照空附識。
 

f t 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