餘姚念佛助生極樂團

張德瑜。浙江餘姚南城人。年四十七歲。膝下無兒女之牽掛。有足疾。不良於行。甲子秋。聞親友傳述寶靜法師講阿彌陀經。始知有淨土法門。因而發心。乃持觀音齋及六齋。每日念佛數百聲。翌年。靜權法師。姚講觀無量壽經。得受三皈。錫名弘安。素患吐血症。己巳孟冬上旬。病危。到十一二日。氣促痰壅。盜汗不止。醫者云。命在三日間。病人聞之。乃囑咐家事。且云。家內事已交代清楚。予須照顧自己要事矣。自此不肯服藥。專心念佛。日夜喃喃不息。. 請人助念。其從兄竹嶼。見其氣迫促。一句佛號。一呼吸只能念二字。慰之曰。汝氣急促。盍稍息。對曰。念佛覺氣和緩。不念佛。其苦更甚。妻慮其念久力乏。止之曰。汝平素頗以保養身體為重。今患病。何反不顧。伊答云。平日固然。今肉體將遺棄矣。保重何為。惟有專心求往生耳。妻泫然欲涕。又告之曰。我往西方。汝當賀我。何悲為。既以口渴索飲。妻勸之服牛乳。不肯。曰。汝尚欲羈留我耶。至十四日未刻。告家人曰。奇哉。吾心益覺清爽矣。言畢而逝。助念至午後五時。全身始冰。惟頂尚溫云。

張居士臨終景象。生西似有希望。但伊平素僅持觀音齋及六齋。每日念佛不過數百聲。內典亦不甚解。而往生現象。反較明白教理而不肯實行者為優。無他也。實由信願真切之故。察其臨終前情狀。病重不肯服藥。口渴不飲牛乳。決志生西。喃喃念佛無稍休。若非於淨土法門。具有深信切願者。安能如此堅決。凡修淨業人。到臨終時。務必不管生死。不畏痛苦。專心念佛。決志生西。乃得往生。不然。縱平日略有功夫。臨終貪生怕死。求醫服藥。念佛任諸他人。而自己心中。泛泛悠悠。若聞若不聞。欲得西方三聖之惠臨。世界中有如是幸福耶。所謂助念者。助我不失正念。就是助我憶佛之念。無剎那之間斷耳。若以助作正。是謂顛倒。安得往生。李智圓誌。

f t 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