餘姚念佛助生極樂團

歲戊辰。中秋午夜。餘姚張啟瑩居士西逝。十六日由李步洲居士。特來甬觀宗。懇請寶靜法師. 姚。當晚為啟瑩居士授幽冥戒。次日適為佛學會集眾念佛之期。善信男女。共聚一堂。由李少垣何慧昭葉照空等諸居士。邀請法師. 會開示。茲將講辭錄後。以供未聞者之研閱。

余昨晚特為張啟瑩居士生西授冥戒事來姚。而今天復得與貴會諸善信聚談。未始非宿緣所在。至可欣快。啟瑩居士去年已曾發心皈依三寶。法名弘載。平日於佛法。心甚崇仰。惟稟質素弱。時多疾病。未有真實修持。日前舊恙復發。竟致不起。青年早傷。殊堪哀悼。中秋月明光圓之夜。竟為英俊少年辭世之時。割愛別親。溘爾長逝。死者固一息不還。生者含悲靡已。古之白頭不去黑頭去之詠。又可迴誦於斯時矣。可慨孰甚。

餘姚佛學會。本設有臨終助念團。但今瑩君臨終。適在午夜。故未有該團助念往生。誠可憾事。幸瑩君夙有善根。於是晚曾索留聲機念佛片。以聞佛號。後親屬為其高聲念佛於病榻前。至中秋夜十二點鐘時。忽爾點頭作禮。合掌三拜於父母妻前。表示謝別。(或謂係見聖境而作禮歟。)即安詳而逝。後覺其胸前溫暖。伊父復在瑩君耳邊。高聲切念佛號。助其正念。資生極樂。而神功勝力。真不可思議。未幾。果被佛號提上正念。全身統冷。唯頭頂額際溫暖。熱度異常。查人臨終時之最後暖氣。即第八識是。所謂去後來先作主翁者。即指此識也。今既屬頂額而出。可知必生善處。蓋瑩君平時雖無修持。而信心已具。復得賢父及闔眷為其助念。致有良好之結果。甚為難得希有。

臨終助念一法。凡修淨業者。無不認為最要緊事。將死病人。神識昏迷。平時若無純熟工夫。臨歿時定難作主。故明達之士。創助念團。彼此互助。其益至大。但非有學佛相當之程度。斷難成諸實效。蓋病人無相當程度。見有人來念佛。認為送終者至。更生恐怖。其眷屬無相當程度。唯望病人速愈。喜其生而不忍其死。是世人常情。見有人來念佛。認為絕望。厭惡心生。故不願請人助念。緣此二因。則助念團等於虛設。亦可知其學佛之程度甚淺也。今瑩君臨終。無絲毫惶恐。喜人念佛於其榻前。又得眷屬無悲哭聲以亂其心。唯佛是念。雖無助念團集念。而獲美滿效果。是皆瑩君厚殖德本。深有善根之所致也。

余見瑩君之死。不禁大有感觸。古云。「每見他人死。我心熱如火。不是熱他人。看看輪到我。」斯語深可為我輩未死者作當頭棒。須知人必有死。僅遲早之異。所謂人命無常。朝不慮夕。今日雖存。明亦難保。譬若朝露。去日無多。如是將死不久之有限生存光陰。再復糊塗過去。到了臨終關頭。八苦交煎。手忙腳亂。如落湯螃蟹時。則悔之無及矣。我甚願諸君對於世間幻妄之想。看得破。識得透。不要太執取。對於己躬下事。切宜趕緊辦。除生死大事外。其餘都是可商量。生死事為切己問題。餘者皆為別人忙。所以吾輩於此點。決須認得清楚。萬不可忽略。于自己要事。尤須閒時辦。方得忙裏用。或臨時抱佛腳。恐來不及。如瑩君之臨終樣子。是絕無僅有。不可多得。總要自己辦妥。為最穩當。願諸善信。老實念佛。勿再因循。空過時光。余此次來姚。匆促非常。略談幾句粗言。尚祈不以人廢言。是所至望。

是日已過  命亦隨減  如少水魚     斯有何樂        
當勤精進  如救頭然  但念無常  慎弗放逸
 

f t 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