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一個人心性的善惡,必與天心相感應。福之將至,可從其人寧靜的心境,安祥的態度判斷出來。禍之將臨,也能從其人乖戾的行為發現得到。人若想得福而避禍,在還沒有談到做善事之前,最要緊的是先要把過失改掉才行。

談到改過,「知恥近勇」是改過的第一個要素。

試想,古之聖賢跟我們同樣是人,何以他們能流芳千古,而我們卻默默無聞,甚至於身敗名裂呢?人若只貪戀聲色名利,背著別人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,自以為他人見不到而自鳴得意,則將漸漸變成衣冠禽獸而不自知!世界上再沒有比這種行為更可恥,更慚愧的了!

孟子也說過,知恥給人的影響太大了。能做到知恥就是聖賢,不知羞恥為何物必是禽獸無疑。改過的關鍵就在此一念之間,人所以異於禽獸,也僅在那一念之差而已。

改過的第二個要素,是要有「敬畏心」。

天地鬼神是欺騙不了的,人就是只犯了一點點過失,天地鬼神也知道得很清楚,犯的若是重大的過錯,天必降給大的災難,犯的若是小過錯,則會損及現世之福報。

人不可不怕天地鬼神,一個人就是生活在隱蔽的暗室裡,天池鬼神也同樣一目了然,就是掩蓋得週密,做得很巧妙,也無法掩飾善惡心思所產生的意念,「意念」就彷彿像一道「波率」,而鬼神恰似無形的導體,這也是鬼神無所不在,人必須要有敬畏心的原因。

人只要一息尚存,滔天的大罪大惡,都有悔改的機會。古時有人一生作惡,臨終前懊悔覺悟,發一善願而得善終者,正所謂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」,可以洗百年除罪惡也。就像千年黑暗的山谷,只要拿盞燈來照,就可除去千年黑暗一般。

因此說:「過失不論大小,以能改過纔是最重要的。」

而人生無常,肉體易逝,若等到呼吸停止了,就是想改過也不可能,有人從此遺臭萬年,使得孝子賢孫想洗刷惡名也洗刷不掉的。更有人就此沈淪地獄永受折磨,妥當深夜思之怎能不怕?

改過的第三個要素,是要有「勇氣與決心」。

人所以不能改過,只為因循苟且誤了大事,若能發奮圖強當機立斷,碰到小過像竹刺傷肉一般速與拔除,犯上了大過如毒蛇咬指一般速與斷指,不猶豫不等待,則如易經所言:「風雷增益」之象,風起雷動乾脆俐落,則改過遷善必可成功。

人若能俱備上述「改過三要」,知過能改就像春天的冰遇到陽光一般,必能很快的消失於無形的。

 

f t 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