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、惻隱之心人皆有

鄞縣人楊自懲,起初當縣吏,心地忠厚為人公正。有一次縣長處罰一犯人,打得血流滿面還不息怒,他就跪地為犯人求情,請縣長息怒寬恕。縣長說:「此人犯法違反常理,怎能叫人不怒。」他叩頭說:「在上面做官的人,不依照了道理做事,在下面做百姓的就沒有好榜樣可學,百姓的心已經離散很久了,若是審問案件審出了實情,尚且要替他們傷心,替他們可憐,這種事破了案都不能高興,怎麼可以發怒呢」縣長因此才息怒。

自懲家境貧窮而廉潔自持,從不收受別人財物,碰到了犯人缺糧時,也都盡力救濟,即使自己挨餓也在所不惜,至誠持善從不間斷。

後來生有二子,長子名守陳,次子名守址,為南北吏部侍郎,長孫也做到刑部侍郎,次孫也做到四川省的按察司,都是出了名的大臣,其後裔也都興旺不衰,官運亨通。

 

f t g